简体 | 繁体 

首页
国际 外侨 文旅 财经 人物 视频 寻根系列 走进系列 对话系列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文旅 > 古籍修订与文化传承

文旅

古籍修订与文化传承

来源:新华网   发布时间: 2022-06-21 11:52:23   

《钦定四库全书总目》

古籍是文化的重要载体,丰富的古籍见证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们对古籍的用词、篇章结构、文献类别等会产生新的看法而进行修订,还会出现增删、改写、重写的情况。这反映了学术观点或文化观念的变化。人们在考古中新发现的丰富文献,例如佚文的发现、失传古籍的出土等,为很多论争画上了句号。例如,前几年在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《论语·知道》篇已经失传1800年。让人感慨,没想到还能看到《论语》上新。

经史子集分类的模糊地带

《隋书·经籍志》开始将图书分为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,但经史子集只是个大概的分类,其中还是有模糊地带的。拿清代的《钦定四库全书总目》(简称《总目》)跟《四库全书荟要总目》(简称《荟要》)相比,就有一些不同的地方。除了春秋类跟礼类排序不同,《荟要》单列论语类、孟子类、经解类,还把纪事本末置于别史类。《荟要》把《易象图说》归为经部易类,《总目》则归为子部术数类。《荟要》把《春秋繁露》归为子部儒家类,《总目》则归为经部春秋类附录。《荟要》把《新唐书纠谬》归为子部考证类,《总目》则归为史部正史类。

《荟要》把《山海经》归为史部地理类,《总目》则归为子部小说家类。《总目》的理由是:“书中序述山水,多参以神怪,故《道藏》收入太玄部竞字号中。究其本旨,实非黄、老之言。然道里山川,率难考据,按以耳目所及,百不一真。诸家并以为地理书之冠,亦为未允。核实定名,实则小说之最古者尔。”如今人们依然叹服书中的想象力,也是把《山海经》当成小说看的。《荟要》把《晏子春秋》归为子部墨家类,《总目》则归为史部传记类。《总目》的理由是:“《晏子》一书,由后人摭其轶事为之。虽无传记之名,实传记之祖也。旧列子部,今移入于此。”《晏子春秋》作为一部“著其行事及谏诤之言”的作品,是史、是子还是集,至今没有定论。

《荟要》把《战国策》归为子部纵横家类,《总目》则归为史部杂史类。《总目》的理由是:“汉《艺文志》,《战国策》与《史记》为一类,历代史志因之。晁公武《读书志》始改入子部纵横家,《文献通考》因之。按班固称司马迁作《史记》,据左氏《国语》,采《世本》、《战国策》,述《楚汉春秋》,接其后事,迄于天汉。则《战国策》当为史类,更无疑义。且‘子’之为名,本以称人,因以称其所著,必为一家之言,乃当此目。《战国策》乃刘向裒合诸记并为一编,作者既非一人,又均不得其主名,所谓‘子’者安指乎?公武改隶子部,是以记事之书为立言之书,以杂编之书为一家之书,殊为未允。今仍归之史部中。”这跟今天人们的看法还是很接近的。

成书需要几代人的努力

很多古籍从开始写作到最后定本,需要几代人的努力。例如,清代康熙年间黄宗羲未编成《宋元学案》而卒,乾隆年间全祖望对此书进行了大幅修改,直到道光年间才由王梓材、冯云濠定稿。一本书前后历经100多年才定稿。根据校刊宋元学案条例:有梨洲原本所有,而为谢山增损者,则标为“黄某原本,全谋修定”(共31卷);有梨洲原本所无,而为谢山特立者,则标为“全谋补本”(共33卷);有梨洲原本,谢山唯分其卷第者,则标为“黄某原本,全谋次定”(共6卷);有梨洲原本所有,谢山分其卷第而特为立案者,则标为“黄某原本,全谋补定”(共30卷)。

中华书局版《二十四史》已出版多年,如今还在开展修订工作,总体目标主要包括两个方面:一、保持点校本已取得的整理成果和学术优势,通过各个修订环节,消弭点校本存在的缺憾,并认真吸收前人与时贤的研究成果,包括当代学术研究的新发现(文物、文献资料)、新结论(学术定论)……二、解决原点校本各史体例不一的问题,做到体例基本统一。

后人在引用古籍时,常常根据自己的需要删减。例如《资治通鉴》删掉了《史记》评价刘邦“好酒及色”的话,只留下“爱人喜施,意豁如也”;《资治通鉴》也删掉了《三国志》评价先主(刘备)“不甚乐读书,喜狗马、音乐、美衣服”的话,只留下“有大志,少语言,喜怒不形于色”。作为呈献给皇帝的书,《资治通鉴》中多保留古人严肃、正面的一面。

修订文字扩大影响力

《大般涅槃经》语言生动形象,妙喻叠出,尤其是经过谢灵运等文坛大家的修订,文字更加文雅、通畅,影响力更大。就译本而言,主要是东晋法显译的《大般泥洹经》(小本)、北凉昙无谶译的《大般涅槃经》40卷13品本(北本),与南朝刘宋慧严、慧观、谢灵运等在此基础上改定的《大般涅槃经》36卷25品本(南本)。在《高僧传卷第七·义解四》中,慧严说:“《大涅槃经》初至宋土,文言致善而品数疏简,初学难以厝怀。严乃共慧观、谢灵运等,依《泥洹》本加之品目;文有过质,颇亦治改,始有数本流行。”

南本《大般涅槃经》的用词造句对后世文学创作影响深远,如把北本的“卧粪秽中”改为“卧不净中”,把北本的“啼泣面目肿”改为“恋慕增悲恸”。

编者在收入更多内容,让古籍更完备的同时,还负有辨伪的职责。例如上海古籍出版社的《王阳明全集补编》除了增补初版中未收之篇目,订正初版文字识读、标点、考订中的疏漏,还删除了5篇(首)初版误辑的篇目,包括《题温日观葡萄次韵》《题倪云林春江烟雾图》《满江红·题安化县石桥》《望江南·西湖四景》《京师地震上皇帝疏》。

另起炉灶的史书写作

古籍修订的最高境界应该就是另起炉灶了,《旧唐书》之后的《新唐书》、《旧五代史》之后的《新五代史》就是如此。

五代时修的《旧唐书》存在很多问题,包括考订不精、存在失实的地方等。在曾公亮的《进新修唐书表》中提到了《旧唐书》“纪次无法,详略失中,文采不明,事实零落”的问题,而《新唐书》的特点则是“其事则增于前,其文则省于旧”。但由于《旧唐书》修撰的年代距离唐代近,保存了很多历史资料。由于《旧唐书》的问题较多,宋代的欧阳修等人修撰了《新唐书》。《新唐书卷二十四·志第十三》为仪卫志,《新唐书卷四十四·志第三十四》和《新唐书卷四十五·志第三十五》为选举志,《新唐书卷五十·志第四十》为兵志。仪卫志、选举志、兵志在以前的史书中是没有的,是《新唐书》对史书体例进行的创新。

只是《新唐书》也存在很多问题,宋代的吴缜在《新唐书纠谬》中指出:“其失有八:一曰责任不专,二曰课程不立,三曰初无义例,四曰终无审覆,五曰多采小说而不精择,六曰务因旧文而不推考,七曰刊修者不知刊修之要而各徇私好,八曰校勘者不举校勘之职而惟务苟容。”

最近出了几件学术著作硬伤多、古籍点校水平差引发社会关注的事情。正所谓:“看月可知遮渐少,校书真觉扫犹多。”点校高质量的古籍,拉近古籍与人们日常生活的距离,让古籍“活”起来,需要读者的主动学习,也需要从业人员的努力。(党云峰)

 

<返回列表

相关链接

 

 

 图说

 

 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理事单位 | 联系方式

备案/许可证编号:京ICP备18009984号-1

京公网安备:11011202001115号

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京)字第11582号

中国传媒社 版权所有 网站运营:北京龙纹传媒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 2009-2021 China Media Agency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.